第640章心里痛的慌
书名:彪悍人生 作者:权利 本章字数:218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22:49:10

秦尚鹏抽烟不停,喝酒也不停,许西最开始也没真的用心去听,但慢慢的她也被这家伙身上那点故事给吸引了,但仅仅只是对他的故事感兴趣,而不是对他这个人感兴趣,许西这一天还是能够分清楚的,其实这大概也就是女人的共性了,谁都喜欢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,也喜欢那种有故事的人,更喜欢那种有着沧桑感的故事,有着英雄事迹的大侠样的人物。

当秦尚鹏停下来给自己倒酒的时候,许西破天荒的没有催促他赶快说。

而在说起黑玫瑰的时候,秦尚鹏却有点难以启齿了,一直在憋了几分钟后,他才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但她人是真心很厉害,至少我在她面前从不敢大声说一句话,论武力值,她分分钟秒杀我,论智商,我起码被她撵出几条街,你可能也会问,既然这样,那我为什么还会跟着她做事呢?为什么还要听她的话呢?”

“我想这大概就是每个人都有的通病了,起码我是这样的,越是自己越不过去的鸿沟,我就偏偏要往前面冲,甚至当初被她打了之后,我还在心里默默发下了一个毒誓,我说这辈子要不把她压在床上,我就不姓秦,可结果还是我输了,因为我发现自己在她面前始终没有任何的勇气去反抗,真的是半点都没有,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,我还被她一脚踹进医院足足躺了半个月。”

“但是,我还是没有忘记我心里发下来的那个毒誓。”

“我也坚信自己有一天会让她主动过来求我。”

“而这,也是为什么我当初我毅然决然离开她的原因。”

“当你面前那堵墙始终翻不过的时候,那就得绕圈子绕过去啊!”

“这就是我那点时常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嘲的故事了,完了!”

秦尚鹏按灭手里的烟头,端起酒杯很豪爽的一饮而尽。

许西双手撑着下巴,似乎还没从这种深深的感触中反应过来,直到秦尚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,她才终于醒悟,说了一句:“一般般的精彩。”

秦尚鹏微微笑道:“那是不是得答应我下次约你?”

许西撇了撇嘴,很霸道的来了一句,“看心情。”

秦尚鹏大概也是觉得无可奈何,他在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后,也问道:“我的说完了,那你是不是得跟我说说你的故事了,就算是没有我这种经经历,但你中不至于没谈过恋爱吧?随便挑一段感情经历说来听听就行了。”

许西先是给自己灌了一杯酒,然后皱眉想了一会,说道:“我啊,我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,没吃过苦也没受过什么挫折,但不知道为什么,在感情上老娘却败的一塌涂地,这点真被你给说对了。”

秦尚鹏很感兴趣的哦了一声,“说来听听!”

许西哈哈笑了笑,又再次给自己灌了一杯酒,或许是刚刚被秦尚鹏这番话给打消了心里的顾虑,又或许是喝酒喝多了,这时候她也突然就不怎么反感眼前这家伙了,然后她果真就知无不言道:“我已经忘记我是怎么喜欢上他得了,我也记不清第一次见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了,我甚至都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,但每当晚上一个人想起的时候,他那笑容我却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“很多人都得过单相思这种病,可我却是很病入膏盲,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无论怎么努力,却始终还是走不进他心里,我知道他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女孩子,我甚至还知道他有喜欢的人,可我还是犯贱的飞蛾扑火扑了上去。。

“上一次他回N市,我准备了无数心里话想跟他说,我也以为自己这次总能打动他了吧,哪怕一点点都好,可见到他之后,他只是跟我说了一句话,说自己要做父亲了,结果我到嘴边的话就彻底吞回肚子,然后我就只给他唱了一首歌,我说你就是我心里那颗最亮的星,可他还是义无返顾的离开了,这个混蛋真是混到到了一种境界,凭什么别的女人他可以玩暧昧,跟我就不行?为什么?”

“没有答案,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。”

“可是也不重要了,因为我已经决定去忘记了他了。”

许西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,这种酸楚估计也只有她自己能去感受。

坐在他对面的秦尚鹏只是微微笑了笑,但眼神里却有着一种很阴狠的目光。

许西当然没有发现秦尚鹏眼神里露出来的那种目光,她只是转头不想让对面这个人看到自己很脆弱的一面,只是老天爷却像是故意要玩她一样,因为就在她刚擦了擦眼睛,赫然就看到了她嘴里刚刚一直说的那个混蛋。

因为混蛋就站在楼下,并且眼神也刚好注视着她。

许西不知道这混蛋到底来了多久,尽管她很想多看一眼他,但是傲娇了一辈子的她怎么可能会在关键时候低头?怎么可能会在自己已经下定决心的时候再去改变自己的决心?

许西立刻回过头,瞬间转换出一张笑脸,然后端起酒杯直接坐到秦尚鹏身边,说道:“虽然我们这算不上是同病相怜,但至少我很欣赏你,废话不多说,今晚不醉不归怎么样?”

秦尚鹏斜撇了一眼楼下,心里冷笑着伸出手一把搂住了许西的肩膀,大声道:“不醉不归!”

许西没有拒绝,也没有推开他搂着她的手。

“这丫头简直不像话,我要上去找她!”

当许东想迫不及待冲上去的时候,我连忙一把拉住她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先回去吧,这边我来处理。”

许东有点茫然的盯着我,怒道:“你干什么?没看到她现在什么样吗?”

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,直接转头朝她吼道:“我叫你走,没听到吗?”

许东大概是被我的气场给吓到,但她并没有走,而是站在我身边不敢开口了。

我眼神死死盯着楼上,心里莫名痛的慌。

那是一种前所未有说不出任何感觉的疼痛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